8280960843_8d81a01176_k  

『 攝影已死,或是從來就不存在 』 - 我亂編的,希望尼采先生不要爬出來瞪我

好了,久違的嘮叨又出現了,距上次發表的文章到現在也過差不多一年了吧,把這個地方稱作「獨白」的原因是渴望「去獨白」,簡單的說,就是把「獨白」變成「對話」,但卻常常發現跨不過這個gap,無法形成對話,所以當然也沒新力用心經營打字,不過今天想寫的東西其實跟這個無關,只是想要先把這些話寫在前面罷了,另外,現在想試著用比較輕鬆(或是鬆散)的方式寫文字,看的人應該也會比較輕鬆。

今天想要輕鬆的聊一下我對「攝影」在某個程度上的不屑,所以攝影熱愛者建議你先關掉這個分頁,然後去吃個消夜。看文章的你如果對我有一點點了解可能會說:「天哪,你確定你要這樣拆自己的台嗎,你不就是那個超級愛攝影的人嗎」,的確,所以我說「某個程度上」的不屑,好如果你還沒去吃宵夜,想反骨的看看我這個人在妖言惑眾甚麼的,且繼續往下看,下面鄭重開始(燈仍~)。

首先,在離現在不久的以前,人們想要拍照要先把軟片捲到底片機裡面,然後一張張地都要思考的很好,調整著光圈與快門等等等,按完一卷之後底片要拿到超級暗的房間放到藥水裡面搖啊搖,拿出來再泡一泡等等等一堆繁雜的手續,其中任何一個步驟錯了、多了、少了,都會嚴重影響最後的相片,在那個浪漫的過去,「攝影」這件事情似乎是某種超困難的過程,但科技pu的一聲,現在的人想要拍照,你猜怎麼著,口袋裡隨便拿出一台手機,用一隻手拿著按按鈕就可以在廁所拍個百來張,而且隨隨便便(如果光線夠)就可以拍出在不久的幾年前拿著超大機子捲著底片的人還要畫質高的照片,而且連路邊的歐巴桑都會用。攝影師一驚,好像睡個覺起來,全世界的人都變成攝影師了,完蛋了完蛋了會不會失業呢,就好像我們一睡醒,突然全世界的人口袋都有一種能夠瞬間把木材變成椅子、桌子的機器一樣,木匠先生也會很緊張的。

攝影師們心想:「不行,這樣我們會失業」,於是便想盡辦法再度把攝影拉進象牙塔裏面鎖好,不准偷偷溜出來變得那麼親民,於是我們常常會聽到某些攝影師這麼說著:「攝影跟拍照是不一樣的」,好了,我終於講出我覺得攝影師最大的一句屁話了,也慢慢地要步入我要討論的主題(但也還沒這麼快,畢竟我廢話超多),「攝影」跟「拍照」這兩個詞我也懶得說文解字,不過就我看來,完全是同一件事,而且當我們這些還算有在專研攝影的人說出「攝影跟拍照是不一樣的」這句話的同時,其實就是一種傲慢,我們也不乏聽到有點資深的攝影師會評論某些照片是「攝影」,某些只能稱作「拍照」,而最大宗的區分方式通常把「拍照」當成是無腦的,而「攝影」則是深思熟慮後的作品、一個概念的傳達、一個故事的講述,這樣的觀念下好似我的作品不被你認同(或是你看不懂)就只能被稱作是「拍照」一樣的無腦,許多攝影師喜歡舉例廁所的「自拍照」就稱不上是攝影,這同樣是一種傲慢,仔細想想,這些喜歡拍自拍照的人們正在利用相機透過某些思想甚至是技巧,記錄他們所認知的美阿,這句話我再說一次:「利用相機透過某些思想(嘟嘴以示受委屈、瞇眼以示神秘)甚至是技巧(某個角度的自己最瘦,遮住最不好看的肉臉),記錄他們所認知的美(自戀)阿」,你憑甚麼說這樣子叫做這樣叫做無腦的「拍照」,事實上,除非是相機打開不小心按到,不然所有的照片一定都經過思考與構圖,只是拍下這張照片的人考慮的東西多不多、或甚至有沒有符合你對「美學」的要求罷了。

好了,我真的要進入標題的重點了(超囉嗦),呈上一段說的,開始這些攝影師會教你觀賞照片,然後告訴你你不覺得甲照片比乙照片好是因為你不懂,這就荒謬了,我要先懂這們學問,才能懂得怎麼欣賞照片,所以到底是照片為了這些學問存在,還是學問為這些照片存在,你會發現他落入一個像是哲學上的「自我指涉」(嗚嗚嗚抱歉,我還是用了看似艱澀的觀念,我保證僅此一次),先舉一個「自我指涉」的例子:「這句話是一句假話」,我們看到這句話會發現它會無限矛盾,把它看成假話他就變成真話,變成真話的同時又變成假話,自相矛盾,然後看下面這句話:「這句話是一句真話」,剛好相反,我們把它看成假話他就是一直是假話,真話就一直是真話,不會矛盾,但這句話對於我們外在世界去無法產生任何連結,沒有任何意義,這就是一句經典的「自我指涉」的例子,然而攝影的學問與攝影本身就落入了一個像是這種自我指涉的圈套,沒有意義,我認為攝影(或甚至所有藝術),應該要是雅俗共賞的,或直接說是通俗的(吳念真導演評斷舞台劇也是如此,看看人間條件系列的成功)。

(某人:欸欸欸欸欸欸欸等等,可是....我們不是還有色彩學等等這類客觀的學問支持嗎?)你說紅色代表熱情、藍色代表冷漠這方面的事情嗎,別鬧了,構造主義的心理學派來看,我們對顏色的感受認知來自於我們對生活的經驗,暫停一下下,你可能會說欸欸欸你憑甚麼就要用構造主義去看待我們對顏色的認知阿,我們還有人本欸,好,之所以不從人本觀點討論這件事情是因為我們對顏色的基本感質其實根本上不同,聽不懂,沒關係,看一下這段科學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O9ltjbx80Q,好,我假設你已經看完這段影片了,讓我們繞回到主題上(終於),不只是顏色,我們對於美醜的認知都來自於我們人生的經驗,更別說是意義上的美麗,又更是根據每個人的價值觀而相距甚遠,OKAY,我們似乎已經到問題的核心了,如果就著這個意義之下,我們在討論歸類甚麼樣是美麗,甚麼樣是醜陋的同時,是不是就是一種硬是把自己人生經驗套到別人身上的傲慢? 如果是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問你請問:『 攝影已死,或是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

我攝影也算是行之有年,基於這些對攝影的想法,我依舊喜歡分享我拍的東西,我從來就不喜歡讓不相干的別人評論我的照片,看到我加了「不相干」了嗎,那是不是相干的人就可以評價了,沒錯,可以,不要懷疑,舉個簡單的例子,我今天幫我一個朋友拍照,我為了把他的美麗呈現出來拍這張照片,他可能是要相親用的,那就算我覺得我已經把我心裡面最美的她拍出來了,但對方還是覺得我把它下巴拍的太圓潤,這張照片是相親要用,當然要更「騙」一點啊,所以我會想辦法把他拍的更符合他對美麗的標準一點,但如果這些照片不只是他要相親用的,可能是團體中重要的回憶,我就會留住最代表他的圓潤下巴,你可能已經聽出我的重點了,我的重點就是「攝影本身一點都不重要,他只是我呈現事情的媒介」,這句話裡面的「事情」可以是真的、假的,可以是一個故事、一段回憶、一個情緒。這些故事很重要,我把它用幾張照片拍起來,這時候相片很重要沒錯,但重要的不是相片本身,他本身一點意義都沒有,重要的是它乘載的回憶與故事。

如果這個故事屬於我跟這一群人,對我們很重要,那根據我前面囉嗦的一大堆,這張照片只要對我們這群人重要,讓我們這群人覺得美麗就好了,不允許不相干的人把自己自認為是真理的想法帶進來對我們的東西品頭論足,畢竟我從來不認為這種事情有真理存在。

 

****************

1.寫在最後面,如果你把文字看完了,覺得如坐針氈、芒刺在背,想要超級討論一波,歡迎找我討論(但我有時候懶得打字回一堆XD),但成熟的我們(至少我是這麼假設有辦法看完的人有一定成熟度啦),請針對想法內容進行討論,不用談論我這個人就是怎樣怎樣才會這樣這樣寫。

2.然後,我也不知道當事人會不會看到,但我還是寫一下好了,會讓我寫文章是因為前幾天跟現在研究所攝影社團的老師討論到這件事情,讓我突然想說所幸囉嗦一下好了,不過文章裡面提到的不針對任何人或甚至老師啊,別誤會我啊,我還蠻喜歡這個老師的,幽默幽默搞笑搞笑的。

3.然後好晚了我花了一個小時打完這些,懶得檢查錯字也懶得去重新編排字句讓語句更系統、更通順,所以看的人將就一下R,HAHAHA。

創作者介紹

『 香蕉勛的獨白 』

香蕉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